“一席之地”觀體現世俗功利追求,人生何必要爭一席之地?人生並非設定目標就能實現,假如始終無法實現,莫非要放棄生活
  □塗啟智
  剛拿到《一席之地》,我並沒有什麼興趣,小說題目平淡無奇,貌似作者潘習龍於文壇水波不興,然而瀏覽兩三頁之後,“先入為主”想法立刻煙消雲散,精彩紛呈的語言吸引人一直讀下去,欲罷不能……
  小說講述了京都大學中文系學生黃龍畢業後的奮鬥史。黃龍懷揣在中國文壇一舉成名的夢想,然而女朋友嫌他窮酸不務實,棄他而去;中文系高材生畢業後入不敷出,還要依靠做家教貼補生活。儘管作品不斷被拒,但黃龍始終沒有放棄自己的夢想,而且幸運碰到擁有同樣夢想並且單純質朴的女孩鳳子。最終黃龍獲得了春蕾文學獎,於文壇擁有一席之地。
  該書引人入勝,具有四個鮮明特征。首先,生活描摹讓人唏噓嘆惋。當黃龍與韓立在外面享受米飯免費且隨便吃的快餐,“黃龍盛第二碗時,韓立非常低調地盛回了第三碗。韓立把第五碗米飯倒進盤子,把米飯、剩菜和湯汁攪和在一起,又把桌上的辣椒面舀了兩勺……老闆娘發現今天冒出了一個重量級的飯桶,一直搖頭嘆息,似乎在哀求這位壯士嘴下留情。”這令人油然想到《綠化樹》中章永璘使用形狀獨特廢罐頭盒去食堂打飯,致使炊事員產生視覺誤差使他每次都能多得一些稀飯情節。二者將貧窮或者饑餓者對食物的占有欲望描繪到窮形盡相淋漓盡致。
  其次,人物刻畫細膩逼真。“阿斗主任(珠江派系主任朱秀德)每天在家燒香拜佛,對天祈禱,希望上天趕緊召回泰斗和次鬥。他們一日不歸天,工作就一日沒法開展。但她的嘴上卻掛著一句甜甜的口頭禪:‘家有二老,勝過二寶。全系師生祝二老萬壽無疆’。”人物的虛偽、自私與多面性躍然紙上。再如,“文八鬥罵道‘電影學院培養不出導演,中文系培養不出作家,大學培養不出長腦子的學生……’文八鬥罵人的時候,臉上的酒窩一閃一閃,仿佛裡面裝滿了俄羅斯烈酒伏特加。”一位憤世嫉俗的性情中人形象呼之欲出。
  再次,愛情描寫令人神往。“黃龍早早上床,幫鳳子把冰冷的被子焐熱。黃龍用手把被子分成一個個小區間,區分出卧室、會客室、電影院……黃龍說一床被子就是一座宮殿,裡面住著王子和公主。鳳子說她不想住宮殿,也不想當公主,她只想住蒙古包,他們變成一對牧羊夫妻,黃龍用拳頭在被子中央頂了頂,皇宮瞬間變成了鳳子心儀的蒙古包。”這份如童話般的單純愛情令人感慨,在物欲橫流、馬諾宣稱“寧願坐在寶馬車裡哭,也不願坐在自行車上笑”的當下,它已經成為稀缺品。
  最後,語言表述詼諧幽默。“想到這些,黃龍的心情豁然開朗,突然覺得自己是這個國度的皇帝,十三號城鐵是他的專列,熙熙攘攘的同車人,無非是隨從、僕人、臣子與愛妃……”“黃龍夾起一隻雞腿,雞腿的顏色隱隱發黑,仿佛從埃及金字塔里拖出來的法老的腿”……這樣極富衝擊力語言俯拾皆是,讓辛酸、尷尬、鬱悶呈現出喜感。
  這部青春洋溢小說,亦有需要商榷之處,還存在硬傷或者缺陷。“一席之地”觀體現世俗功利追求,人生何必要爭一席之地?人生並非設定目標就能實現,假如始終無法實現,莫非要放棄生活?況且,“一席之地”包含自我肯定、實際狀況以及外界評價之義,很多人奮鬥終生,也不見得擁有一席之地,即便取得輝煌成就者,也有可能不被認可。文人都嚮往紅袖添香,幻想書中自有顏如玉,然而現實殘酷,“在一個物質不發達的社會裡,談愛情是一種奢望”。正如“莫斯科不相信眼淚”,“貧窮不相信愛情”。男人們尤其是男性文人們,應少些不切實際空想,要有讓女朋友或家人過好日子的擔當,為了掙錢哪怕賣苦力、蹬三輪都行,哪怕文學夢緩一緩再說……該書文字極具娛樂性與喜劇色彩,恰似雙刃劍,不分時間、地點、場合的娛樂化表述,不免削減主題嚴肅性和損害題材厚重性。
  (原標題:人生何必要爭“一席之地”)
創作者介紹

陳柏宇

kg42kghbu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